98.9.3. 『末世男女(Oryx and Crake)』-(加)Margaret Atwood
一位好友Kurt推薦並借給我的一本好書,表面上是一本科幻奇譚式的小說,其實故事中寓有多重的隱喻,對現代科技的高度發展,做了悲觀的警世預言。



故事是以現在與過去雙股交插的筆法展開;主人公叫吉米,這個時代人們分為兩種:一種是上層階級,這種階級的人大多是尖端科技或與之有關的人,他們生活在戒備嚴密、層層管制的高級社區,工作或上學也都在這種環境之內。偶爾有事外出,也是搭乘公司派出嚴格消毒密封的巴士,以免受外界的污染。另一種階層為一般平民階層,跟我們所熟悉的一般世界一樣,仍然有吵雜、墮落、犯罪,人們也一樣尋歡作樂。這些上層階級公司所經營的事業,都跟尖端科技有關,例如利用基因轉殖遺傳工程所做出來的奇奇怪怪的動物或植物。如有一種『器官豬』,比一般豬龐大許多,身上能長出好幾樣相同的器官以供人類割取移殖之用。一種『狗狼』,看起來跟狗無異,會搖著尾巴似乎很和善,但其實凶殘無比,這是特別設計來欺敵之用的狗,可以輔助守衛之工作。一種特別的雞,上面只長雞胸、下面只長雞腿,頭很小,有個嘴巴可以灌進營養,沒有眼睛、耳朵或其他器官,因為不需要。有一種『羊蛛』,是羊與蜘蛛基因的結合,可以從羊乳裡頭抽出絲來,作成防彈衣的布料。類似這類特殊功用的動物、植物,只要有市場需要、可以獲利的,都可以研發出來。這種公司一般都很龐大、很有制度,彼此之間也很競爭,甚至互相挖角、互探秘密、互相爭奪技術及商機,因此各公司防秘措施都很嚴,都有自己的保安人員,甚至秘密警察。



吉米就是在這種環境長大的,他的父母都是高級尖端科技人員,物質生活優裕,但精神生活就較覺貧乏,吉米母親就是因為受不了這種苦悶而離家出走的。吉米在學校認識一位叫克雷科的同學,兩人結成好友,他們兩個小孩也是資賦很高的天才兒童,尤其是克雷科,長大後也變成一個科學奇才。有一天他們在網路上認識了一個來自遠東的絕美雛妓奧麗克絲,奧麗克絲本身極為單純善良,卻不幸淪為雛妓,被賣到美國來供一些變態的男人當性玩具。吉米、克雷科兩人幾乎一眼看見就同時愛上她,愛她的美,也愛她的清純,更愛她的善良。



克雷科畢業後馬上被最大的一家公司延攬為高級研究員,表現非常亮麗。他對公司最大的貢獻;一種是研發成功『喜福多』-一種能增強男女性慾樂趣、百戰不疲使人享受極端的性的快感,並且可以延長人的青春的藥品,銷路很好,使公司大賺其錢。另一種發明更為驚人;他利用基因改造工程研發出一種新人類,這種新的人類有幾乎完美的外表,不管膚色是白、黑、黃、棕,都極其美麗健康。他們的食物,設計上只吃一般草類、樹葉等不虞匱乏的植物,即可存活。又設計女生可以三年發情一次,並同時與五個男生交配,以此來繁衍後代。他們的性格像白紙一般地純潔無瑕,吉米姑稱這些人為『克雷科人』,因為是克雷科一手創造出來的。由於他們的天真無邪,所以克雷科將這些人交給奧麗克絲來教導,教他們語言、教他們行為、思想、觀念、知識等等,所以克雷科人本性也像奧麗克絲那樣地純潔善良。這些克雷科人目前還住在公司研究室裡的『天塘』特區,人數雖有數百人,但只能算是在樣品階段,其精確率只有百分之九十九,尚未達到完美程度,目前尚未到上市考慮。



吉米非常迷戀奧麗克絲,他也嫉妒她同時跟克雷科有性行為,但奧麗克絲告訴吉米說,她之提供性服務給克雷科,純粹是公務的行為,並無愛的成份。吉米懷疑克雷科在他的處所裝有竊聽器及攝影機,他和奧麗克絲之間的互動及對話都被克雷科竊聽去了。有一天,克雷科邀請吉米到他的公司去當他的副手,並儘可能訓練他一切他所知道的各種尖端科技。某天克雷科告訴吉米說他必須與奧麗克絲外出辦事,教他萬一有緊急事故發生時必須把自己和克雷科人,鎖在天塘特區裡頭,不得放任何人進來,並且責由吉米負責擔起照顧及延續克雷科人的責任云云,即與奧麗克絲匆匆而出。



不久吉米由電視新聞上得知世界上正猛然爆發一種極為凶猛、惡毒並迅捷的人類流行病毒,新聞這麼說:



『它最初在巴西,接著一個接一個,迅捷如火,台灣、曼谷、孟買、巴黎、芝加哥。……它不是若干的瘟點而已,而是一大片。…….其症狀是發燒極高,眼睛和皮膚流出血來,痙攣,內部組織崩壞,繼之以死亡。從病徵浮現到死亡的時間,短到令人驚訝的程度。』



這種傳染病真的快速到出人意料之外,很快地世界各地幾乎無不波及,就連他所處的科學特區也淪陷了,許多帶病的科技人員要衝進特區的特區,幸好吉米早就遵從克雷科的吩咐,將鋼門加密鎖碼。不久那些人也一一死在外區,所有的新基因物種如狗狼、器官豬等危險動物,乏人管理紛紛逃出四竄,而各以各的方式在外演化及繁殖,變成極端危險的掠食動物。



之前吉米曾接到奧麗克絲的電話說;這種病毒其實是克雷科創造出來的,並故意放在『喜福多』出售的一種延遲病毒,目的在以完美的克雷科人來取代品質上極不完美、數量上大幅暴增的地球現有人類。只不過克雷科因為愛的嫉妒而提前發動,說完不久她與克雷科也雙雙死亡了。



吉米等了一大段時間,等外面似乎比較平靜之後,也因為自己關在裡面的食糧快要用盡,才打開天塘特區走出去,並且也放了克雷科人出去。他並教導克雷科人如何自保,如何遠離掠食動物等必要生存之道。外面世界果然面目全非,所有人類幾乎全體滅絕,就算有倖存的也不知躲在哪兒去了。建築物焚燒的焚燒,傾頹的傾頹,各種植物占領了建築物,垃圾四處堆積,新物種四處蔓延,滿地生鏽的機器,殘破的海灘,悲淒的鳥鳴,氳氤朦朧又詭異的雲霧,一切又好像回到地球太初的混沌世界了,小說的開始就是以這樣的情況來面對讀者了。



這一群赤裸、完美、天真、經過基因改造的克雷科人,面對懵懂無知的新世界,完全不懂瞭解究竟發生了什麼事,便以現改以『雪人』自稱的吉米為先知,事事請教。作者似乎有意暗示讀者;克雷科就是他們這些新人類心目中的『上帝』,而奧麗克絲就是『聖母瑪麗亞』,至於雪人吉米就是先知『耶穌』了。小說後面說這些克雷科人為了替雪人治傷,自己發展出一種宗教式的儀式,呼?呼?地搞出一大堆祭祀儀式來,隱隱約約地暗示;這些尚未完全成品的新克雷科人,身上那百分之一的缺陷又正慢慢地醞釀、慢慢地搞鬼起來了。



聽說本書原著完成時正好SARS在地球各地爆發,而我現在讀本書時正好新流感H1N1也好像開始在蔓延了。前此有謠言相傳;SARS並不是一種天然病毒,而是從一個實驗室中不小心外洩的意外。因此讀完本書後我有兩個感想;一是科技上日新月異、窮無止境的進步,對於人類究竟是福是禍?例如無性生殖,例如基因改造等等人類違反上帝意志的一些褻瀆性研發,是否有其必要?須不須要尋求共識來制止?第二;流行病毒世紀黑死病會不會再來一次?是否真的如傳聞所說它的起源是由人類的實驗室的產品?當人口爆炸人類形將自我毀滅時,流行病毒是否也是一種天意,以減低人類的滅絕的速度?這好像就是本書有意留下的隱題,要我們去做思考的。




 

.
創作者介紹

pantone

smfwdeogvpt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