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人
  □彭澎
  廣州市社科院《經濟藍皮書》發佈《“北上廣”發展比較及廣州的追趕策略》報告,引發新一輪對廣州地位和發展戰略的思考。其實,這裡不外乎就是要解決“力保第三城”和對“退二進三”的反思問題。對此,似乎還應該在進一步探討的基礎上達成共識。
  報告認為,“廣州在金融功能、總部經濟、創新能力、文化實力和國際交往功能等方面,與京滬差距較大”。如果中國行政區劃體制和中央集權體制不變,在這五個方面廣州在可以預見的將來都不可能“追趕”得上北京、上海。最值得認真對待的是,廣州“第三城”地位是否可持續?我個人認為,廣州在五年之內必然遇到“第三城”難保的問題。
  報告提出通過在社會建設、反腐機制等方面創新制度,拓展腹地尋找“靠山”,從而實現“逆襲”,力保第三城地位。體制機制創新另說,這裡且談拓展腹地尋找“靠山”。
  報告認為廣州依托的珠三角比北京、上海依托的環渤海、長三角都小,進而提出借助高鐵網絡拓展經濟版圖,“鞏固直接腹地,爭取競爭腹地,爭奪潛在腹地”。建議擴充行政區域版圖,兼併周邊的龍門、佛岡等欠發達地區。但即使擴張土地,天津1萬多平方公里,重慶8萬多平方公里,廣州要擴多大呢?報告又建議謀劃“經濟飛地”,其實,廣州在湛江等地搞的產業轉移園又能為廣州帶來多大的GDP呢?較為成功的順德“英德飛地”也還在艱難的探索之中。嚴格來說,“飛地”只有在港口、機場等特殊用地上才會為某個城市帶來自己難以實現的經濟發展目的。
  實際上,粵東西北地區都可以看做是廣州的腹地,以往提的“泛珠三角”遠了一點,那麼“環珠三角”和正在議論之中的珠江經濟帶都可能成為廣州拓展的腹地。問題是,這也可能是香港、深圳等城市的腹地。報告認為北京、上海是各自經濟圈的“龍頭老大”,廣州則很尷尬。其實,北京已經在與天津分工龍頭功能了,上海周邊也有蘇州、南京、杭州等中心城市的興起。對此,廣州完全沒有必要去與港深爭什麼“龍頭老大”,“多核城市群”是必然的、也是現實的選擇。
  關於“退二進三”,報告用很大篇幅反思了廣州工業化進程的失誤,認為“騰籠換鳥”制約了廣州工業化進程,削弱了廣州發展後勁。因此,廣州應深化工業化進程,強化製造業地位,推動工業向高端、高質和高新技術方向演進。這個結論我倒是基本贊同,但原因則有點混淆。廣州曾在2000年左右提出“適度重型化”,強調把南沙發展為臨海工業基地,要搞大石化、大鋼鐵。但不是廣州不搞了、放棄了,而是周邊城市不讓廣州搞,省委省政府順應了這個要求,提出廣州要發展現代服務業為主導的、現代服務經濟為主體的現代產業體系。而“退二進三”主要是針對廣州主城區,“騰籠換鳥”主要針對全省轉型升級。
  值得註意的是,習總書記今年兩會在與廣東團代表一起研究全面深化改革、促進結構調整問題時,用了“騰籠換鳥、鳳凰涅槃”八個字。他說,騰籠不是空籠,要先立後破,還要研究“新鳥”進籠“老鳥”去哪?其實,全中國都要著力推動產業優化升級,充分發揮創新驅動作用,走綠色發展之路。廣東和廣州只是先行一步而已。
  (作者是廣東省體制改革研究會副會長)
  彭澎  (原標題:搞清定位和方向是廣州發展關鍵)
創作者介紹

pantone

smfwdeogvpt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